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恐怖档案最新章节
伊石学院是一间有百年历史的老校,校园内有多栋老建筑,一踏入就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仿佛在你背后有一只眼睛在盯着你。并且在校园种流传着众多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传说。这一天,神秘新生夏臣转入伊石学院,肠虫,活血,蝇眼,虫骨接踵而来,恐怖的另人窒息。而在恐怖事件背后,是一个掩藏了千百年的秘密。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文 / 三生石
总裁小说网

春日,艳阳天。李潇一进办公室的门就皱起了眉头,见过不靠谱的人,但是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她的小叶叶,她的亲亲小叶叶叶成竟然在办公桌上摆了一个“大”字。杀千刀的,他能不能不在大庭广众之下睡在办公桌上啊?你是有多累,非要在办公桌上睡觉。难道,难道你不怕得风湿、风寒以及白癜风吗?好吧,退一万步说,你要睡觉也可以,至少要睡相好看一点吧?至少可以趴在桌上睡,也没必要整个人都躺在桌子上吧?好吧,再退一万步说,你整个人都躺在桌子上也无所谓,但是你至少要注意点形象吧?不要像死人一样摆出个“大”字这么难看吧?好吧,再再退一万步说,你就算摆个大字在办公桌上,麻烦你别流口水好不好?你的口水已经快把整个地球淹没了。

我看所谓的2012世界末日,一定都是你睡觉时流出来的口水搞的鬼。好吧,再再再退一万步说,你流口水我忍了,但是,但是请你不要在我的办公桌上睡觉并且流口水!李潇愤愤的要去推叶成,忽然间叶成的睫毛动了一下。他一定睡的很熟了,李潇伸出的手迟疑了一下收了回来。她释然的笑了,不但笑了反而脱下了自己的制服盖在了小叶叶的身上。李潇拖过一张椅子坐在叶成的身旁,她碰着下巴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欣赏着叶成“曼妙”的睡姿。她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他那立体的五官,以及,以及正在不停往外流口水的嘴巴。

昨天他去做什么了?怎么会累到睡觉流口水?李潇暧昧的看着叶成,忽然,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她发现叶成的头下枕着一件白色的东西,她心里“咯噔”的一下,那那那、那不就是自己新买的丝巾吗?杀千刀的啊,他他他、他竟然将口水全部流在了自己的新围巾上!要知道粘在丝巾上的口水是根本洗不掉的!就算是可以洗掉,她也不愿意天天挂着一只满是口水的丝巾到处走!天啊,他实在太过分了!李潇正要使出狮子吼怒吼叶成一顿,忽然她另一激动。

李潇从口袋里掏出了口红,迅速的在叶成的眼皮上画了一个圈。一个圈不过瘾,李潇紧跟着在圈圈的旁边画上了两条线,看上去像是个海盗一样。叶成的鼻子也到倒了霉,淘气的李潇在叶成的鼻子上画了一个大红点。当然这没完成她的杰作,她又在叶成嘴巴旁边画上了六条“胡须”,于是,我们的硬汉叶成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娘娘腔米老鼠海盗王。李潇在一旁窃喜,只等着叶成醒来。突然,大门被推开,小王匆匆的走了进来。“叶哥……叶、哥”小王一看到叶成的模样先是一愣,随即“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李潇赶忙把食指压在嘴唇上,示意小王千万别告诉叶成。领会了精神的小王努力的憋着笑,对叶成说道:“叶哥,开工啦,法医鉴定中心的人来了。”连着叫了两遍,叶成愣是没反应。小王要去推叶成却被李潇一把拦下,李潇自信的看着小王,自信的说道:“看我的。”说罢,李潇故意用大概只有蝙蝠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小叶叶,开工啦!”话音刚落,只见叶成“蹭”的一下迅速坐了起来,他的眼睛只睁开了一只的一半,他纳闷的看着李潇大声的说:“你说什么?”“开工,法医鉴定中心的人已经来了。

”李潇说。叶成立即跳下了桌子,一面整理衣服一面说:“李潇你马上去档案科给我找档案,我现在马上去见法医,对了,回来的时候顺便帮我买咖啡。”叶成一面说一面穿衣服,口中还喃喃的说道:“今儿这是怎么了,衣服怎么还穿不上了。”这才发现是李潇的衣服,叶成不好意思的笑着将衣服递给了李潇。“李潇,谢谢啊。”叶成说。李潇无奈的摇了摇头,而这时候,法医鉴定中心的急性子专家却似乎是等不及了一样,匆匆的走了进来。“叶警官,我们马上开始吧,我下面还有别的事情。

”话音未落,法医专家“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叶警官,您老今儿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法医故弄玄虚的说着蹩脚的京腔,可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开心。叶成当然不会意识到自己睡觉这一会儿就被人算计了,他揉着眼睛走过来说道:“今儿唱法医鉴定报告,咱们开始吧。”话音未落,叶成惊呼道:“哎呦,我怎么流血了?”说着,他举起了刚刚揉眼睛的那只手。众人大笑了出来,李潇递上来手帕,叶成这才知道自己被李潇算计了。“你这个熊孩子!”叶成骂道。

李潇撇了撇嘴,吃吃的笑着。 “下次在这样我扣你薪水!半夜打电话给你,告诉你姿势不对起来重睡!”说完,叶成又转过头来对着法医专家的说道:“咱们开始吧。”话音刚落,只听一脸凝重走进来的李潇说道:“小叶叶,洛诗敏出事了。”叶成、李潇赶到伊石学院的排水道时,脸色煞白的夏臣也跟在他们的身边。伊石学院的排水道主管很大很高,据说有两米多高,当时这样设计就是为了对抗暴雨、洪水等,没想到这里竟然成了洛诗敏的葬身之地。报案的人本是今天整修排水道的工人,却意外发现了一具女尸,报案后到现场的第一位民警已经透过资料查找出死者就是洛诗敏。

看到地上躺着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时,夏臣迅速的跑了过去。一跑到尸体旁边,一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夏臣的世界里忽然一阵的天旋地转。他呆呆的望着那张脸,那张脸像是儿时的万花筒一样来回的旋转着。忽然,他意识到了那张脸原本应该挂着微笑而不是死在这里时,夏臣腿不禁的一软,他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并立即抱住了洛诗敏的尸体。.洛诗敏的尸体跟小柔一样,已经被怪物咬的支离破碎。她只剩下了腰部以上,腰部以下的位置早就被撕的稀烂。那些烂肉混在血泊里,仿佛是一锅肉糜一样。

四周都是血,到处都是红艳艳的一片。夏臣跪在了洛诗敏的面前,他紧紧的抱着洛诗敏,他小声的说道:“洛诗敏,你怎么了?”他晃了两下洛诗敏,洛诗敏的尸体安静的躺在他的怀中。“洛诗敏,你怎么了?你不是要听我说话吗?你不是要听我跟你说那些腻死人的情话吗?洛诗敏你怎么了?你起来听我说啊!”夏臣的声音逐渐变大。“洛诗敏,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你是我见到的最善良、最可爱、最美丽的姑娘,我、我、除了你我不会喜欢上其他人。你明白吗?我喜欢你啊!”看着洛诗敏那挂着微笑的脸,夏臣声嘶力竭的说。

他紧紧的抱着洛诗敏那瘦弱的身体,他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他恨不得将她紧紧的溶于自己的身体之中,这样,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夏臣痛苦的看着洛诗敏,他痛苦的晃动着洛诗敏的身体,他急切而痛苦的说道:“洛诗敏,我喜欢你啊,我真的喜欢你。”洛诗敏那修长的躯体已经僵硬,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这一切都是由于她身体中那些奔放的热血已经离去。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恐惧,反倒像是见到了最美丽的樱花与她最喜欢的人一样露出了微笑。她微笑的样子很好看,而她的微笑就这样永远的定格在她的脸上。

一滴眼泪掉落在洛诗敏那白皙而细腻的皮肤上,那一滴眼泪属于从不会流泪的夏臣。他痛苦的深情的看着洛诗敏,心中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悔恨。“洛诗敏,别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来晚了。我要是,我要是早一点来,你也许不会死。洛诗敏,别走。”夏臣不断的哽咽,他的脸上写满了内疚与痛楚。他紧紧的抱着洛诗敏残破的躯体,在他的眼中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子,他始终都觉得她是最美丽的。她就是他的天使。夏臣伸手轻轻的挑开洛诗敏的散落的长发,忽然,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夏臣抬起了头,叶成从他的眼中读懂一个词:“失魂落魄。”叶成咬了咬牙,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试问,还有什么比死别更加痛苦的?心爱之人的躯体就躺在自己的怀中,还有什么比这感觉更伤心的?无数可以安慰他的话都被叶成吞进了肚子里,叶成纂起了拳头摇了摇头。“夏臣。”李潇忽然说。叶成看了李潇一眼,眼神中写满了感激,也许这个时候这种问题只有女人才能够解决吧?“夏臣,洛诗敏的死我们也很难过。但是帮洛诗敏报仇的最好办法不是坐在这里哭,而是去抓出母后的黑手。

夏臣,我们先把洛诗敏的尸体送回到太平间好吗?你别叫她,你别叫她一个人在这里,这里多冷啊!”说道最后的那一句,李潇不禁的哽咽,眼圈红了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一听要送走洛诗敏的尸体,夏臣像是疯了一样。他死死的将洛诗敏仅存是上半身尸体拥入怀中,像是一个孩子保护自己的玩具一样,瞪大了充满敌意的眼睛看着李潇。叶成心中一沉,夏臣总不能一直抱着洛诗敏的身体啊!于是,他上前一步,严肃的说道:“夏臣,我们将洛诗敏送回去,你……”“不行!谁都别想抢走她!”夏臣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死死的抱着洛诗敏的尸体,叶成皱着眉头向前走,夏臣忽然起身抱着洛诗敏的尸体就要跑。

叶成立即冲上前去,一个手刀将叶夏臣打晕。“小叶叶。”李潇哽咽的说,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抱怨,仿佛是恨小叶叶破坏了这对情侣之间最后的聚会。叶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又何尝不觉得可惜呢?叶成狠下心来转过头对李潇说道:“马上安排把洛诗敏的尸体送到研究所去,请专家仔细研究洛诗敏伤口的撕咬情况。”叶成脸色一沉,愤愤的说道:“告诉这些王八蛋砖家、叫兽,这一回要是再不能给我提交一份完整的报告,我把他们送到动物园喂老虎去!”李潇点了点头,借着手电的灯光,李潇看到倒在地上的夏臣死死的抱着洛诗敏。

后来,三名男刑警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夏臣的手从洛诗敏的手腕上扯开。他们说,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昏迷的人如此用力的拉着另外一个人。仿佛,那个人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宁死也不想分开一样。洛诗敏的尸体被送入实验室研究去了,等夏臣醒来的时候,这一切已经成了实事。夏臣爬上了宿舍的屋顶,茫然的夜色下每一颗星星都像是洛诗敏闪亮的眸子。夏臣坐在屋顶上,他只要身体稍微向前一倾,身子就会坠落在这八层楼下。坐在这里,白天可以俯瞰伊石学院的全貌。

现在在这苍茫的黑夜之中,夏臣只能凭借着记忆分辨出他跟洛诗敏走过的每一个角落。一想起洛诗敏,夏臣心中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的人生到底怎么了?他最亲爱的姐姐唐鹰失踪,他最喜欢的女孩洛诗敏死亡。这一切的一切,难道都是因为他命硬吗?忽然,夏臣变得很消沉,他忽然什么都不想管,不想去管厦氏集团的阴谋,也不想在去追查什么。他只想傻傻的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去想,任由脑子放空。“你这样有意义吗?”忽然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夏臣下意识的回头,茫然的夜色中,一位身穿白衣的姑娘像是仙女一样的飘进了夏臣的视线里。

夏臣眨了眨眼睛,正向他走过来的不是仙女,而是胡蓉蓉。借着皎洁的月光,胡蓉蓉的脸像是满月一样的皎洁。“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还没走到夏臣的跟前,胡蓉蓉就立即质疑的问道。夏臣转过头去不理胡蓉蓉,胡蓉蓉默默的走到夏臣的面前。“别以为你爱洛诗敏别人都是死人,告诉你,洛诗敏死了,我比你伤心!”胡蓉蓉愤愤的骂道。夏臣像是个死人一样,不去看也不去理胡蓉蓉。胡蓉蓉狠狠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愤怒的骂道:“夏臣,你是不是男人?”夏臣冷冷的看了胡蓉蓉一眼,胡蓉蓉紧接着骂道:“是男人你就给我站起来,我们去给洛诗敏报仇!”夏臣冷冷的推开了胡蓉蓉的手,他转过头去。

他的脸冷的像是一块冰,他的心亦是冷的。胡蓉蓉冷笑了一声,极为冷的说道:“你这样沉沦下去有什么用?”“就算报了仇,洛诗敏再也回不来了。”夏臣冷冷的说。胡蓉蓉一把拉住了夏臣的衣领,她愤怒的冲着夏臣喊道:“难道你不明白洛诗敏的意思吗?为什么洛诗敏会死在距离学校很远的下水管道里?她是去查那东西的下落!为什么她在最后关头脸上是笑着的?因为她知道你一定会解开这个谜团!夏臣!洛诗敏是为你死的!她是为了让你揭开厦氏集团的真面目啊!”夏臣不禁的肩膀一抖,胡蓉蓉说的句句在理。

凌乱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的灵感,他立即紧张的说道:“胡蓉蓉,那本日记你有没有带在身上?”“在在!”胡蓉蓉赶忙说道。胡蓉蓉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本陈旧的日记,她还顺势掏出了一根小小的狼眼手电。夏臣迅速的接过日记本跟手电,并迅速的将日记打开,按照时间的顺序,夏臣翻到了5月15日这一天。日记上黑色的纸张跟点点红色的血液在这个凄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吓人,一股幽幽的怪异的气息围绕着日记。只见日记里写着:“5月15日,晴。

当夏臣在看这一页笔记时,他应该坐在宿舍的楼顶上。 夏臣开始质疑这本日记的真实性,我很庆幸他终于开始相信这本日记了。如果夏臣你现在正在看的话,我要提醒你的是,此刻你应该放下日记,细细的聆听周围的声音。”难道,这本日记里写的都是真的吗?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预言他们的命运?只见那日记上写着:“今晚,他将再一次见到洛诗敏。”这句话一看完,夏臣就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胡蓉蓉惊叫了出来。“小敏?”胡蓉蓉喊道。是啊,月光下站着的这个人不正是洛诗敏吗?月光衬托着她的笑脸,她竟比月亮还要美上三分。

一见到洛诗敏,夏臣手中的日记猛然掉了。他立即失魂落魄的走向了洛诗敏,洛诗敏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是你吗?”夏臣喃喃的说道。忽然,胡蓉蓉大喊了一声:“小心!”紧跟着胡蓉蓉冲了上来一下子抓住了叶成,叶成一惊,只见自己再向前一步就会从楼上摔下去。在看洛诗敏已经不见了,胡蓉蓉担忧的看着夏臣。夏臣茫然的看着胡蓉蓉,难道,难道刚刚是做了一场梦吗?5月22日,天空阴霾。伊石学院古旧的教学楼映衬在阴森森的天空下,天空像是一颗烂葡萄。

伊石学院青石板的小路上,一位少年飞快的跑过。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跑过了,这个少年几乎将整个伊石学院翻了过来。他穿梭在宿舍与教学楼之间,他不断的寻找着她的踪迹。他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些擦伤,而他的脚上亦跑出了血泡。这少年飞速的跑过后,一位满是忧郁的少女缓缓的走了过来。她忧伤的看着那少年离去的方向,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夏臣,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胡蓉蓉伸出雪白的手指抹去了滚落下来的眼泪。洛诗敏死了,她最好的朋友死了,她比任何人都要伤心。

可是看着夏臣如此的疯狂,胡蓉蓉更是心痛。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她不能再失去第二个!忽然,胡蓉蓉听到了“噗通”的一声。胡蓉蓉心中一惊,这里距离湖边特别近,难道是夏臣想不开投湖自杀了?胡蓉蓉脚下一软差一点摔倒,她强撑着跌跌撞撞的走到了湖边。果然见湖中央一圈圈大涟漪荡漾开来,像是湖水吞没了一个人一样。胡蓉蓉“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她慌张的左右打量,可这个时间大家几乎都在上课根本没有人。胡蓉蓉“哇”的一声无助的哭了,她急忙的脱掉了鞋子,赶忙往湖水里走。

“胡蓉蓉,你在干嘛?”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胡蓉蓉惶恐的回了头,只见夏臣脸上惨白的站在她的身后。胡蓉蓉立即冲上前去,她一下子抱住了夏臣,“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她哭着拉住了夏臣的衣领,紧张的说道:“死夏臣,你做什么去了你!你害的我好担心你。我以为,我以为你投湖自尽了!”胡蓉蓉抬起头,那一瞬间,夏臣的心中猛然闪过一丝电流。他下意识的抱住了胡蓉蓉的腰,轻声的呼唤道:“洛诗敏。”紧跟着,夏臣不禁的闭上眼睛将他那柔软的唇要按上去。

胡蓉蓉猛然的推开了夏臣,夏臣茫然的看着胡蓉蓉。当他忽然发现眼前站的人是胡蓉蓉不是洛诗敏的时候,眼神中登时就流露出了绝望。“夏臣!你振作点!”胡蓉蓉关切的说道。看着胡蓉蓉的关切,夏臣苦笑了出来。“胡蓉蓉,洛诗敏还活着。”夏臣说道,只要一提起洛诗敏,夏臣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他的眸子里充满了期盼,仿佛是看到了洛诗敏一样。胡蓉蓉难过的摇了摇头,痛苦的说道:“夏臣,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个不是洛诗敏。小柔学姐不是也死而复生吗?结果她却带走了洛诗敏,那不是洛诗敏复活,而是被某种力量附体。

我觉得是诈尸,没错,一定是诈尸。”“你瞎说!”夏臣忽然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她还活着!”夏臣一脸的痛苦,胡蓉蓉看着不禁的心疼。胡蓉蓉将手搭在了夏臣的手臂上,她怜悯的看着他。风从湖面吹过,吹乱了胡蓉蓉的发。看着风中的胡蓉蓉,夏臣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许多许多天以前,洛诗敏在湖边问他,夏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呢?如今夏天将至,但洛诗敏却已不在。“夏臣,其实你心里比我清楚。”胡蓉蓉怜悯的说。夏臣摇了摇头,他痛苦的将头转向了湖面。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水面皱起鱼鳞似地锦。这是属于洛诗敏的春天,他一定要再次见到她。“夏臣,那个不是洛诗敏。我想,我想她应该是被什么怪物附体了。”胡蓉蓉说。忽然,夏臣冷静的声音传入了胡蓉蓉的耳朵里。“蓉蓉,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夏臣说。胡蓉蓉立即瞪大了眼睛,诧异的问道:“你说什么?”夏臣慢慢的转过头来,他那冷峻的眸子里充满了镇定。“养尸。”夏臣说。胡蓉蓉立即变了脸,她虽然不知道养尸是什么意思。但是,光凭着这两个字就够让人胆战心惊的。

“洛诗敏的身体还能动,说明她的根本不想离去。她只是身体的机能没有了,但是,她的思想或者说是灵魂还在。只要我们保持着她的身体不腐烂,她就还能在人世间活着。”夏臣说。“你疯了吧?”胡蓉蓉惊呼道:“这只违背科学的!你有没有点医学常识啊?她死了,心脏停了,你明白吗?心脏就是发动机,发动机停了你还指望身体能动吗?”阳光下,夏臣微微的一笑,他的笑容里充满了邪气。“茅山道士有一种法术,可以让死了的人不呼吸活着。你知道湘西有一种古怪的现象叫‘赶尸’吧?我知道有一种办法,只要让她的尸体不腐烂,她就能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

”胡蓉蓉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她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她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在她的眼中,此时此刻的他有些像传说中的撒旦恶魔。胡蓉蓉永远都不会想到,夏臣这个奇怪的念头跟“女娲计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胡蓉蓉更不会知道,夏臣对于养尸的秘方竟然是祖传的。“你疯了吗?”胡蓉蓉喃喃的说。夏臣摇了摇头,他忽然坚毅的攥起了拳头。“只要能让洛诗敏活着,我什么法子都愿意试!”忽然,夏臣一把拉住了胡蓉蓉的手臂。“走,跟我走,我们去找洛诗敏。

”夏臣说道。胡蓉蓉一愣的功夫就被夏臣拖着向远处跑去,湖面风吹过,树荫下一双犀利的眼睛正在看着他们两个。洛诗敏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寻找了一天的两人分别回到了宿舍。胡蓉蓉蜷缩在椅子上,她看着洛诗敏的照片大滴大滴的眼泪滚落下来。于此同时,在男生宿舍中,夏臣坐在书桌前又一次打开了那本神秘的日记。他试图从这本日记中寻找到洛诗敏的下落时,他惊奇的发现,日记后面的空白处竟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6月1日、6月1日、6月1日。

”只有这一个来来回回、反反复复重复的日期,难道是日记的主人想要告诉他什么吗?还是有人故意想让他误入歧途?夏臣清楚的记得这本日记始终没有离开自己半步,而这本日记之前根本没有6月1日的任何记载。 难道,难道是另一个空间里什么人在cao纵吗?夏臣不寒而栗,他立即向下翻去。“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可怜起夏臣。看着他像疯了一样的找洛诗敏,我不知道是否该将这个秘密告诉他。其实,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也许只有当有一天夏臣发现那个秘密时,他才能够彻底的摆脱命运的折磨吧?他真是个可怜虫,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当那个秘密被说出来时,对他的打击是有多大。

只可惜了洛诗敏,洛诗敏是死在夏臣的手上。”看到这里,夏臣的后背冒出了无数的冷汗。 洛诗敏死在自己的手里?这是什么意思?夏臣接着看下去。“为什么跟‘它’有关的人都要死呢?唐鹰死了、小柔死了、洛诗敏死了,未来,李潇跟夏臣也要死。‘它’太可怕了,所有人的命运都被‘它’牵连着。面对这一切,我无能为力。夏臣,祝你好运,希望当你见到老头子的时候,你还能记得我今天写下的话。记住,如果当你见到老头子时,你不要bi死他。因为,你会后悔的。

”到底是什么意思?洛诗敏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忽然,宿舍的门开了,夏臣回过头去就见洛诗敏站在了门口。 “洛诗敏?”夏臣喃喃的说道。洛诗敏对他微微一笑,忽然,她的样貌猛然的散开。在空气中,洛诗敏的身体如同烟雾一般的飞散开来。夏臣一惊,洛诗敏就这样没了吗?怎么可能?垂头之余,夏臣却看到了日记上写着的一行字:“洛诗敏不甘灵魂被他利用,所以,她才会让自己的灵魂飞散吧。她没了灵魂,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佩服她的勇气,她是真的爱夏臣,才不会做伤害叶成的事情。

不管老头子怎么利用她的灵魂,她只是反抗。为了夏臣,她宁可魂飞魄散。 ”看到这一行字,夏臣的心碎了。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打电话的是胡蓉蓉。洛诗敏的追悼会将在明天举行,大家已经帮她安排好了。

小说索引:恐怖档案全文阅读,恐怖档案最新章节,恐怖档案免费阅读,恐怖档案,三生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